从维护国家安全角度保障粮食安全

丰硕种植资讯网

粮食关系国计民生,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 我国历来高度重视粮食安全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确立了“以我为主、立足国内、保障产能、适度进口、支持科学”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和技术”立足于世界条件和国情。 “自给自足、口粮绝对安全”的新粮食安全观,为新发展阶段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指明了方向。

2021年,我国粮食总产量将达到6.83亿吨,连续7年超过6.5亿吨。 口粮储备长期保持在70%以上; 耕地面积保持19.18亿亩,粮食播种面积达到17.64亿亩,建设高标准农田9亿块。 约英亩。 目前,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61%,农作物种植收获综合机械化率超过72%。 小麦、水稻、玉米三大主粮基本实现良种全覆盖、全机械化。 农田有效灌溉面积超过10亿亩。 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显着提高,农业现代化水平显着提升,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奠定了坚实基础。

保障粮食安全不能放松

我国在保障粮食安全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但我们也必须居安思危,清醒地认识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保障粮食安全的力度。 当前,我国粮食供需紧平衡的局面没有改变,结构性矛盾尚未解决。 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复杂变化,世界粮食生产地区不平衡、各国分配不均长期存在,全球粮食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对维护国家安全、确保粮食安全极为重要。 从中长期来看,确保产能持续增长和精准有效供给任务艰巨。

从国内看,我国粮食产量增长受到资源环境的刚性约束。 现有耕地生产压力大,水资源分布不均。 依赖土地、劳动力等要素投入的粮食生产成本上升,产量增速放缓,绿色农产品增速提高。 效率有待提高; 科技创新支撑粮食增产能力不足,特别是高性能农业机械装备和油基粮等高产良种育种等关键核心技术。 农民务农经营收入低于工资性收入。 种植粮食获得的经济效益低于种植经济作物,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农民种粮、种田的积极性; 完善财政支农政策,优化支农方式。 农村信贷、保险支农还难以满足农业产业发展的实际。 要求; 跨区域流通和储备调控能力有待提高; 政策储备收窄粮食供给侧调控空间。

从国际上看,随着居民膳食结构升级,我国部分产需刚性缺口农产品进口依存度加大,进口来源趋于集中,进口海运渠道相对单一,进口成本增加; 我国国际粮商、跨国农业龙头企业数量较少,国际竞争力有待提高。 他们在国际市场上对粮食价格的议价能力不足。

协调几个关键关系

从概念上看,狭义的粮食概念是指谷类、豆类和薯类,包括小麦、水稻、玉米等; 广义的粮食概念包括粮、油、肉、蛋、奶等重要农产品。 以原料制成的副食品是一个很大的食品类别。 保障粮食安全,既要保证粮食生产充足,又要稳定粮食供应,更要保证粮食的可及性、可得性、可得性、供应稳定性。 保障粮食安全,供给侧要保数量、保质量、保多样性,稳步增加有效供给; 在需求方面,要满足城乡居民对食品的质量、营养、健康需求,适应人民膳食结构不断升级。 趋势推动供需实现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

新发展阶段更好保障粮食安全,要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协调好几个关键关系。

统筹协调发展与安全的关系。 既要抓好粮食生产,又要增强仓储和加工能力,延伸粮食产业链,发挥整体效应,确保粮食生产供应稳定。 保障总体粮食安全,夯实安全发展基础,推动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

协调内部和外部关系。 既要立足全国,协调优化布局,保障重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供应,又要防范和化解国际环境和国际贸易规则变化对国内粮食安全的负面影响。 我们还要为推动全球农业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维护世界粮食安全。

协调当前和长期的关系。 既要立足当前解决粮食供给侧结构性矛盾,又要着眼长远,把握中长期粮食需求面变化,增强供给和供给的适应性和有效性。要求。

协调好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关系。 既要考虑粮食在生产、流通、供给等方面面临的传统安全问题,也要考虑粮食在世界范围内能源属性、金融属性增强、地缘政治变化等非传统安全问题。

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体系

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保障粮食安全,一方面要树立宏观农业观、宏观粮食观。 立足粮食安全目标任务,把口粮、饲料粮安全放在首位,满足居民更高层次的粮食和营养需求。 确保粮食和重要农产品自给率保持在合理范围,大粮食理念的基础仍然是粮食。 另一方面,要把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稳产保供的确定性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 统筹运用国际合作、贸易、投资等手段,保障食品和重要农产品进口来源、进口渠道和进口供应链安全稳定可控可靠,加快建设更高水平、更高质量、更高效、更可靠 可持续的国家粮食安全体系。

一是拓展整个土地资源空间的粮食资源开发路径,把粮食藏在土地里、藏在科技里。 统筹利用森林、草原、江河湖海等国土资源空间,挖掘各类资源潜力,优化空间布局,拓展多元化粮食供给路径; 充分保护和利用现有耕地资源,严格遵守耕地保护红线,落实耕地利用优先,加快高标准农田建设,提高基本耕地地力对粮食生产的贡献。 将科技资源配置到粮食生产全产业链,开展优良种源和高性能农业机械关键核心技术研究,有序推进生物育种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应用。

二是在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主产区牵头推进农业现代化,多措并举增加粮食和农业收入。 要加大对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主产区的支持力度,加快补齐农田水利建设短板,提高粮油主产区机械化水平,推动粮油主产区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 要按照政策保本、提高运行效率的思路促进粮食和农业增收,进一步完善最低收购价政策和生产者补贴制度等,更好发挥市场在粮食生产中的作用。政策支持的基础; 发展壮大各类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促进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提高主产区抓粮积极性。 确保主产区、主销区、产销平衡区保面积保产量,有效稳定和提高主销区粮食自给率。

三是加大财政金融对农业的支持力度,加强风险监测,改善粮食安全。 积极拓展和创新政策工具,逐步提高金融支农水平,优化支持结构,扩大对重点农产品的支持范围。 一方面,要加强对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的精准性和前瞻性分析,提高支农政策的针对性。 准确预测城镇化、老龄化引发的农产品消费需求结构性变化,进一步完善重要农产品支持政策。 另一方面,要加快构建既适应金融市场规律又适应农业农村需要的农村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的作用保险,扩大全额成本保险和种植收益保险覆盖范围。

四是实现有效政府和有效市场相结合,完善粮食流通和储备体系。 粮食流通储备制度是实现粮食供需平衡的“蓄水池”和“调节器”。 充分发挥粮食储备优势,提高粮食宏观调控能力,优化储备品种结构和区域布局,提高国家储备吞吐量调控准确性。 同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逐步形成优质低价的粮食收储机制。 加快推进粮食流通现代化,强化粮食应急保障体系,提高应急供应保障能力。

五是顺应粮食消费结构升级趋势,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一方面,要满足城乡居民多元化、高质量需求,提高粮食综合供给能力。 准确把握城镇化和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粮食消费结构升级趋势,统筹口粮和重要农副产品生产,提高供给体系适应性和准确性; 推进品种培育、质量提升、品牌建设和标准化生产,不仅实现粮油、肉奶、水果、蔬菜、水产品有效供给,而且促进粮食全链条减产减损。 另一方面,要优化农业生产结构和区域布局,创新种植模式,提高生产效率。 充分发挥各地区农业资源禀赋比较优势,着力取长补短,实现协调高效发展。

六是提高统筹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持续推进进口和农产品走出去多元化布局。 用好市场和资源,加强国际国内市场风险预警预判,增强全球粮食产业链供应链韧性。 同时,还要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推动多边、双边经贸合作。 继续优化与世界主要粮源地的国际贸易结构,增强紧缺品种进口规模和节奏的调控能力; 继续推动农业走出去,完善农业投入品、农化产品、加工、物流、贸易全产业链。 布局能力,提高国际市场议价能力,确保进口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稳定可靠。 利用各类合作平台,加强国际农业贸易和投资合作; 参与推动全球粮食和农业治理,这对人口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大有裨益。 我们要共同推动国际粮食贸易畅通,促进粮食安全公共储备合理合规,为我国发展创造良好外部环境。 (作者韩阳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