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全球转基因作物产业观察

丰硕种植资讯网

维护粮食安全一直是世界各国政府关注的重点,2020年持续不断的新冠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更是引发了公众对粮食问题的关注。 转基因技术作为现代发展最快的农作物技术,在其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最新报告,全球转基因作物面积从1996年的170万公顷增加到2019年的1.904亿公顷,增加了约112倍。 转基因作物商业化24年来,全球种植面积超过27亿公顷。 ISAAA报告称,1996年至2018年,转基因技术使全球作物生产力提高了8.22亿吨,节省了2.31亿公顷土地。 截至2019年底,全球共有71个国家(欧盟26个国家中的1个)对转基因作物或生物技术颁发了监管批准。 这些经批准的作物可以食用、喂养或加工,也可以用于商业用途。 种植。

2020年,全球共有44个转基因作物获批,涉及12个国家、33个品种。 审定转基因作物新品种8个,其中玉米(3种)、油菜(2种)、小麦(1种)、大豆(1种)、马铃薯(1种)。 虽然近年来批准总数和品种数量持续下降,但2020年整体进展较2019年较为稳定。下面,AgroPages世界农化网将对全球转基因发展情况进行简要解读从以下两个方面来分析2020年农作物的发展情况:1)疫情期间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进展; 2)转基因主粮商品化之路。

疫情期间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进展

尽管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进程因疫情在一些国家受到影响,但全球范围内进展仍相对稳定,部分地区甚至考虑到粮食安全问题加快了商业化进程。

在肯尼亚、加纳和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一些国家因COVID-19大流行而重新安排了审批时间表,还有一些国家无法及时向农民提供批准的转基因种子。 肯尼亚植物育种家Murenga Mwimali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肯尼亚原本计划在六个地点进行转基因玉米的全国性能试验,但随着COVID-19大流行和相关封锁措施的出现,所有相关活动加纳和布基纳法索也出现了类似情况,政府因疫情暂停了抗虫豇豆的审批。在尼日利亚,虽然政府已经批准了Bt棉花和抗虫豇豆的商业化2019年,种子育种一直在进行,但COVID-19减缓了流通过程,许多农民无法及时获得种子。

虽然 COVID-19 总体上对这些国家的转基因作物商业化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积极的方面。 全球大流行使人们意识到每个国家都需要本地生产种子和其他农业投入品,这可能会鼓励公众接受可以帮助农民提高生产力的生物技术。 加纳科学与工业研究委员会(CSIR)前总干事沃尔特·阿尔哈桑教授认为,“COVID-19将使我们更加关注国内并开发满足我们需求的生物技术。”

尽管非洲国家放慢了批准进程,但一些南美国家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玻利维亚临时总统珍妮娜·阿涅斯(Jeanine Añez)5月发布了一项最高法令,授权国家生物安全委员会加快对玉米、甘蔗、棉花、小麦和大豆五种作物的转基因事件的评估。 该法令旨在为农民提供先进的生物技术,以确保持续的粮食生产和实现粮食安全,特别是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

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尽管由于COVID-19大流行而推迟了相关食品法规的修订,但两国都在积极寻求扩大该地区接受的转基因食品的范围。 2020年,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FSANZ)最终批准了巴斯夫最新的GMB151转基因大豆、孟山都最新的MON87429转基因玉米以及JR Simplot最新的Innate® Invigorate Snowden转基因马铃薯。 这三款产品都是2020年全球第一个在中国获批的转基因新品种。

此外,美国于2020年5月在《联邦公报》上发布了新政策。新政策将免除某些基因编辑植物的政府监管,并要求自动批准已确定的转基因作物品种的变异,以简化其进入市场的路径。 根据该规则建立的新流程预计将减少监管成本和新植物品种开发的时间表。

转基因主粮商业化之路

2020年10月7日,阿根廷农业部发表声明,批准Bioceres Crop Solutions的转基因小麦(事件:HB4)用于消费或加工以及商业种植。 阿根廷是拉美地区最大的小麦生产国,也是全球第一个在小麦上采用HB4耐旱技术的国家。 据Bioceres称,HB4性状可使小麦产量提高20%。 该性状是目前世界上唯一针对小麦和大豆的抗旱技术。 尽管HB4小麦在阿根廷获得批准,但其商业化仍取决于巴西和世界其他国家对该产品的进口许可。 2019年阿根廷出口小麦1130万吨,其中45%以上出口到巴西。

小麦和稻米是世界上种植和消费量第二和第三大的谷物。 然而,这两种主粮中的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始终举步维艰,大多数市场对转基因小麦和转基因水稻都表现出极大的抵触情绪。 孟山都公司还于2004年暂停了耐除草剂转基因小麦的开发,原因是市场阻力不足以收回研发成本。 此后,美国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和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发现转基因小麦,导致日本和韩国暂时停止从这些地区进口小麦。

同样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AgroEvo(现为拜耳的一部分)开发了一种名为 Liberty link (LL601) 的转基因水稻,该水稻对草铵膦具有耐受性。 该品种获得了美国农业部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但最终于2001年暂停商业化。2006年,由于在出口到欧洲的大米中检测到LL601,美国大米出口市场受到干扰。 该事件导致拜耳于 2011 年最终和解,向美国稻农提供 7.5 亿美元的赔偿。

另外需要特别提及的是转基因黄金大米的推广。 1992年,两位科学家Ingo Potrykus和Peter Beyer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瑞士政府、欧盟等机构的资助下,经过7年多的尝试,成功研制出含有胡萝卜素的转基因大米。 但截至目前,根据ISAAA数据库数据,国际水稻研究所研发的最新一代黄金大米(事件:GR2E)已获得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和菲律宾监管机构的批准。 它可以食用、喂养或加工,但目前还没有国家批准种植这种黄金大米。 目前,孟加拉国被认为是第一个有可能种植黄金大米的国家,但这一进程可能会因COVID-19的影响而推迟。

一般来说,各大生物技术公司目前更多地关注动物饲料、纤维和经济作物加工领域,因为这给农民、消费者和环境带来巨大利益。 ,同时消费者的接受度也比较高。 作为广泛食用的粮食作物,尤其是水稻和小麦,由于种种原因,一直难以再向前迈进一步。 不过,随着HB4转基因小麦、新一代黄金大米等产品的出现,相信会给转基因主食的商品化带来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