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效益下滑还要不要继续种粮?

丰硕种植资讯网
面对小麦亚麻效益的下滑,还要不要继续种小麦?少种些粮,又能改种点什么?不少种粮大户在这个秋天里颇费思量。 

 

国家出台明年小麦临储价格是为了给我们种粮大户们吃颗‘定心丸’,但我们也得掂量掂量未来市场的前景。尽管按往年一样将400亩土地播下了常规品种小麦,安徽省长丰县双墩镇罗白村种粮大户曹恒银还是很纠结:如果不种粮的话,流转费是签过合同的,得支付给农民;继续种粮,怕亏得更多。想着改种其他经济作物,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秋冬种时节,纠结的不止曹恒银一个。对安徽的种粮大户们来说,今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双重考验:夏收期间,沿淮地区21个重点县小麦不完善粒普遍超标,安徽首次启动临时收储解决卖粮难;眼下,玉米价格又跌到谷底。

地贵粮贱,种粮效益两头受气

今年夏收小麦价格卖得低,秋收玉米又卖不上价。种粮食的比较效益越来越低了。蒙城县双涧镇路南村种粮大户张启峰说,风险越来越大,如果再缺乏些管理经验,粮食就更种不下去了。土地流转价格越来越高,农资化肥和人员工资也在涨高,而粮食价格却在降低。

 

当时签订流转费用时,每亩地的租金是按粮食价格定的。现在粮价下跌了,按理说要依粮价付租金,但农民却不答应。泗县城关镇种植业主王琼忿忿地告诉记者。

今年的粮食行情对种粮积极性有一定冲击,但目前无法研判冲击有多大。安徽省种植业局有关人士表示,农民丰产不丰收的现实肯定会挫伤来年的种植积极性。

种粮不能一根筋,要看市场、调结构

虽然国家提早公布2016年小麦临储价格与今年持平是个利好消息,但不少种粮大户仍在思考出路。

 

定远县七里塘村的种粮大户刘传胜流转了1500亩土地种粮食。今年种粮食,每亩地比往年最少要少400元的收益。刘传胜说,看着这两三年的种粮情形,他已经决定拿出一部分土地来搞制种。他跟一家种子企业已经谈好了合作,必须要走良种繁育的道路。

土地流转或在这一轮经济转型中重新洗牌。肥东县农资经销商陈志刚告诉记者,从他服务的种粮大户来看,一些大户已经有退出种植意向,但也有一些人想踏进来。

在未来,种粮大户必须要算好精细账,可能更重在有实践和管理经验。安徽省农发行副行长韩毅说,随着土地流转的加快,土地将集聚到职业农民的手中。农业经营主体经历市场经济的洗涤和历练,才能趋向理性和成熟。

今年的情况更加逼着我们得把转变农业生产方式提到日程上来。全国十佳农民之一、阜阳种粮大户徐淙祥感叹说,只有改变传统的盲目种粮的方式,以科学的理念、市场化的思维,努力种出科技粮、订单粮,才能最大化地降低农业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安徽省农业部门已经着手在做调结构、转方式的相关工作。今年首次在沿江稻区开展马铃薯增产模式攻关试点,探索区域农业结构调整的新途径,同时推进粮食绿色增产模式攻关。